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s://ah.nccu.edu.tw/handle/140.119/124456


Title: The Doha Round and the Cancún Ministerial Meeting
杜哈回合與坎昆部長級會議
Authors: 布隆斯馬
Bruinsma, Dirk J.
Contributors: Taiwanese Journal of WTO Studies
Keywords: 荷蘭;台灣;WTO;杜哈回合;坎昆部長級會議
Dutch ; WTO ; Taiwan ; the Doha Round ; the Cancún Ministerial Meeting
Date: 2005-03
Issue Date: 2019-07-25 09:55:46 (UTC+8)
Abstract: 我深信WTO有未來而WTO的成功對荷蘭與台灣皆具有重大意義。不過或許對台灣而言遠比荷蘭更具重要性。雖然荷蘭本身是個小國,僅有一千六百萬的人口,但是我們是一個龐大國內市場歐洲聯盟(EU)的一部分。二○○四年EU已有二十五個成員國、四億多人口。EU吸收我國出口的百分之八十。然而我們正越來越依賴歐洲以外的發展。這些發展影響到我們內向和外向貿易與投資的流通,乃至於我們經濟的情況。我們的經濟未來與亞洲、美國越來越密切。台灣與荷蘭不同,沒有個像EU的龐大國內市場,其令人印象深刻的經濟成功主要是透過出口與海外直接投資來不斷地溶入世界經濟。據我所獲得的數據顯示,二○○二年台灣的貨品與服務的出口佔其GDP的百分之五十四。溶入世界經濟一方面會替一國帶來財富,但另一方面也會使該國變得脆弱。當台灣參與全球經濟不斷增加,更易受到國際政經變化的衝擊。台灣將需要一個公平而無歧視的國際競爭市場,即所謂透明性與可預測性,在此一穩定的遊戲平台上,台灣的貨品、服務與投資的流動將不會因突然遭受他國強加貿易障礙而蒙受損失。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WTO會籍如此重要的原因。WTO是我剛提到的公平遊戲平台的最佳保證,該組織提供一個透明而不具歧視性規則的基本架構,俾利國際貿易的運作。儘管如此,我們必須試圖改正WTO真正缺失。在這些缺失中最嚴重的莫過於最貧窮國家參與不足。據報導台灣農民似乎認為坎昆WTO協商的破壞對台灣而言不算是個壞消息。由於我對多邊貿易組織有堅定不移的信念,我對此不以為然。確實,坎昆會談若在農業達成協議可能會對農民生活造成不利的影響。但單從經濟上的重要性來看,農民的困境遠不及於台灣具有高度競爭優勢的產業如工業、機械與電器、資訊產品。切勿忘記農業在台灣GDP所佔的比率尚及百分之二。多邊或區域貿易協定是否可以成為WTO的替代選擇?很多國家似乎認為可以,我卻難以苟同。多邊主義還有其他缺點。那些非具有吸引力市場的國家將會被遺棄。當較弱的國家與像美國或EU等經濟強權談判時總是居於不利的地位。坎昆會失敗的主因與WTO本身的缺點有很大的關連性。可分為內容、戰術及過程等方面。內容:杜哈宣言所反應出的不是該回合討論所達成的真正共識,而是一紙籠統的妥協。包含WTO裡各種不同團體間的歧見。主要歧見為此回合討論的範圍。EU等國家主張此回合的協商範圍應擴大至包括WTO新規範,但美國則只對市場的開放有興趣,發展中國家也盼望市場開放但卻不認為應該開放自己的市場。至於WTO規範,這些發展中國家不願有義務但卻有意提升現存的規範,使這些規範對自身有利。他們拒絕以非貿易關切作為他國對這些國家採取保護主義措施的藉口。戰術二如果坎昆會議給我的教訓是我們必須更加嚴肅地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我們習慣於認為一旦我們能促成歐洲、美國達成協議,問題就解決了。我們必須擺脫這種西方人的傲慢。過程:WTO的決議使以共識為基礎。而且,缺乏明確的規則決定誰負責準備部長級會議或會議開始時由誰負責掌控,結果導致誰的版本才該作為協商的基礎。因此,有必要將決策過程合理化與簡潔化。
Relation: Taiwanese Journal of WTO Studies, 1, 1-14
Data Type: article
Appears in Collections:[WTO研究] 期刊論文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Description SizeFormat
1.pdf419KbAdobe PDF23View/Open


All items in 學術集成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社群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