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s://ah.nccu.edu.tw/handle/140.119/52041


Title: 西洋政治思想中的錢、財富與正當性(II)
Other Titles: Money, Wealt and Legitimacy in Western Political Thought
Authors: 孫善豪
Contributors: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
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
Keywords: 政治學
Date: 2009
Issue Date: 2011-11-14 16:53:19 (UTC+8)
Abstract: 烏托邦裡的錢 摩爾 (Thomas More) 的《烏托邦》始於作者與老船長拉法埃 (Raphael) 的對話:拉法埃充滿智慧,摩爾問他何不以此智慧貢獻朝廷?拉法埃回答說:沒有用。因為私有制是萬惡淵藪,它已經使一切改革都無望了。那麼如果不是私有制,又該怎樣呢?於是拉法埃舉例說明:他曾經去過一個叫作烏托邦的島國,那裡就實行的是財產公有制。於是展開對烏托邦的描述。 這個烏托邦,依摩爾藉拉法埃之口的描述,確實是共產──共有土地、房舍等等──。但是該地還有另一頗不尋常的特色,就是鄙視黃金:黃金被當成囚犯的手銬腳鍊、兒童才玩的玩具…等等。 共產制度與對黃金的評價,其實是相抵觸的。 黃金之所以 (在非共產制度下、在私有制制度下) 被當作「本身就有價值」,其實是隨著商品生產而來的必然結果。摩爾不明白這個「來龍去脈」,所以才必欲置黃金於死地方才甘休。其實,如果取消了私有財產,就沒有了商品交易,而沒有了商品交易,也就不需要錢、從而也不需要黃金了。反過來,如果黃金仍被珍視為超越它本身 (使用) 價值的東西,則其前提必然是商品生產。如果要在這個基礎賞貶抑黃金,則即使做得到,也必定會有別的東西占據黃金的地位,例如銀,或是烏托邦的人所珍視的鐵。 摩爾不明白錢是甚麼。所以他雖然知道私有制是萬惡淵藪、知道對黃金的慾求是與私有制相伴的現象,但是他不知道兩者之間的關係。所以他才會設想出一種制度:既不要私有制、又不愛黃金。 其實,只要廢除了私有制、廢除了商品生產,則也就同時廢除了對黃金的過度評價。黃金其實仍是有用的:可以裝飾、可以補牙……。這是烏托邦的居民可以使用的東西。這種使用價值,是烏托邦居民應該享有的。並且,只有當烏托邦實行共產制度的時候,黃金的這種使用價值才會被清楚顯現出來。
Relation: 基礎研究
學術補助
研究期間:9808~ 9907
研究經費:232仟元
Source URI: http://grbsearch.stpi.narl.org.tw/GRB/result.jsp?id=1448755&plan_no=NSC97-2410-H004-104-MY3&plan_year=98&projkey=PF9801-1877&target=plan&highStr=*&check=0&pnchDesc=%E8%A5%BF%E6%B4%8B%E6%94%BF%E6%B2%BB%E6%80%9D%E6%83%B3%E4%B8%AD%E7%9A%84%E9%8C%A2%E3%80%81%E8%B2%A1%E5%AF%8C%E8%88%87%E6%AD%A3%E7%95%B6%E6%80%A7
Data Type: report
Appears in Collections:[政治學系] 國科會研究計畫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972410H0041.pdf239KbAdobe PDF1508View/Open


All items in 學術集成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社群 sharing